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铁杆的博客

我向大家公开保证,我的博客经过清洗重新整顿后,会认真接受大众监督,务求没违规图片

 
 
 

日志

 
 
关于我

黑白分明,无忧虑活每一天,我的人生指标是,奉公守法,为人朴实,虽然我从出生到现在,没与同伴合作的经验,也没交过真实朋友,但总希望,未来有一日,我会找到与人一起的好机会

网易考拉推荐
 
 

女公务员“涉性体检”间接歧视还是人性关怀?  

2012-04-21 15:16: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参加公务员考试体检时,一位大四女生遇到了尴尬———她被要求填写自己的月经初潮时间和月经周期。“我觉得没有必要知道一个人的月经周期,这跟工作有什么关系呢?难道1号来月经的人比10号来月经的人更有能力?”她的尴尬是因为《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规定,女性公务员体检须检查淋病、梅毒等性病,并搜集体检者的月经史。女公务员性病检查是否与工作有直接关系?在没有明确答案前,让女性公务员接受这种隐私检查,公益机构北京益仁平中心认为是一种间接歧视。(《中国青年报》3月20日)

女公务员“涉性体检”背后的权力癖好

不可否认,行业不同,对于从业者的身体健康条件当然有不同的要求,交警不能是红绿色盲、飞行员视力要比常人好,餐饮行业不能患口沫传播的传染性疾病,这些当然也是常识。但是,假如说上述特殊体检项目还算是有针对性的话,对于女性公务员检查淋病、梅毒,这些身体指标究竟与公务员的工作性质有何相关性?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而按照行业体检的一般规则,体检项目其实理应限制在行业必须的指标之内,既然连公司招聘人才都不得随意体检乙肝,何以公务员招录竟然可以把性病列入体检内容,显然值得质疑。尚未入职便要领教甚至忍受公权力对私权的侵入,更从另一个侧面暴露出公权力本身的缺乏制约。

一言以蔽之,放在艾滋、乙肝等个人身体状况作为个人隐私已经达成共识的背景下,本应在尊重隐私与权利方面起到表率作用的公务部门,当然没有任何理由反而成为例外,而对于女性公务员招录过程中的涉性体检,显然也不应停留在谴责的层面,对于权力的窥私癖好更应提升到法治的高度来加以制约。□武洁

女公务员体检,下位法比上位法更严?

且不说《标准》中规定的项目是否合理的问题,实际上由人事部卫生部的两个办公厅制定的《公务员录用体检操作手册(试行)》已经超越了人事部卫生部制定的《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这正是造成这一女性体检受到质疑的关键所在。

不难看出《标准》比《手册》的地位要高,借用法律对于上位法下位法的描述来说,两者是有上下关系的。当《标准》中列出鉴定为不合格的具体病例时,《手册》却擅自将其扩宽为全面体检。下位法比上位法更严更苛刻,因此也就在某种程度上失去了其合法性。

对于女性来说,其月经史《标准》并没有做出检查要求,只要求就涉及到的性病进行诊断,而不是牵连到全面的妇科检查。但在《手册》中规范实际操作时却事无巨细,一概从严,发现并非限制之内的病症也作为体检结果。“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这是让体检也来承担筛选公务员的“重担”了。具体的操作办法必须符合原则性的规定,不能无限地扩展外延,搞“挟天子以令诸侯”式的发号施令。而现在的《手册》无疑背离了《标准》中对身体健康、胜任工作等原则性规定的意义和价值,而改为极其细密的过筛子了。

当下位法超载上位法时,只能证明下位法已经偏离了其科学、合理合法的轨道,使上位法处于尴尬的境地。为此,既然《手册》已经扭曲了《标准》制定和实行的初衷,就先要解决《手册》回到《标准》的轨道上来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谈对《标准》的修订有些远了。□吴志峰

女公务员报告月经查性病并非无关工作

事实上公务员体检检查一些与工作能力和岗位要求无直接关系的体检项目并非与工作无关,相反恰恰是公务员本身的职业性质和工作要求的结果。一方面按照目前的政策,虽然公务员纳入了医保体系,但是仍然享受一定的优惠政策,而且公务员去世之后,国家需要支付抚恤金。但是,公务员在未进入公务员行业之前就已经得病,而且没有治疗康复,工作之后,纳税人就必须为其支付一定的医疗费用,还得让患病的公务员不用上班照拿工资,甚至不幸去世之后,即使还没有为纳税人服务,纳税人也必须为其提供抚恤金,显然对纳税人不公平。从这个角度讲,女公务员体检查性病实质上是为保护纳税人的财富,避免纳税人为患病的公务员支付不必要的费用。另一方面公务员不同于其他职业,随时都可能遇到突发情况和应急工作,需要良好的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否则不但不能有效应付突发情况,相反断送自己的生命,让问题更加严峻。从这个角度说,要求公务员的身体素质高于其他行业无可厚非。

再者,不管是公务员,还是普通人,患性病在社会上的影响都不好,绝大多数人会认为是不正当的性生活引发的疾病,与生活作风挂钩。一旦在考取公务员之前就患有性病,在进入公务员队伍之后被曝光,损害的就不是公务员个人的形象,而是政府的公信力。从维护政府公信力角度说,也应当杜绝患有性病的公民进入公务员队伍。 □何勇

“制度性羞辱”何时休?

所谓“制度性羞辱”,是社会伦理学家马格利特在《正派社会》一书中所提出的一个概念。先有“羞辱性制度”,然后才会发生“制度性羞辱”。正因如此,马格利特才在《正派社会》中大力提倡建立这样一种社会伦理规范:“不让社会制度羞辱社会中的任何一个人”。

然而,类似于这种羞辱社会成员的社会制度,却屡屡出现在社会生活当中,单是体检领域,我们司空见惯的就有:高考体检中的脱裤检查,艺术考试中的裸量女生“三围”,当然还有一直广受诟病的乙肝歧视。其他领域中更多:为了低保、分房等迫使老夫老妻突击假离婚的所谓福利保障制度,让退休老人提供“活着证明”的所谓养老金发放制度,以防止学生早恋为由在学校厕所安装摄像头、以防止女生宿舍失火为由在女生宿舍门上反装猫眼的所谓学校管理制度,等等,都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将制度实施对象的人格尊严给予了无情的践踏和羞辱。

遭遇妇科检查的那位大四女生表示,很多同学对此不以为然,“人家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没觉得它里面有什么问题”。这恰恰说明,由于“制度性羞辱”是来自制度层面的羞辱,秉承着制度的威严,人们往往会产生出“从来如此”的屈从感,因而“制度性羞辱”往往是最严厉的羞辱,是人们最难抵制和最感无奈的羞辱,也是最易被习惯和接受的羞辱。专家指出,很多女性在体检中觉得隐私得不到尊重,但又投诉无门,只能“哑忍”。这正体现了“制度性羞辱”的强势。

要终止“制度性羞辱”,还须从改革制度入手,要让社会制度充分尊重每一个人的尊严,体现社会制度的人性关怀。□李先梓

欢迎参与话题讨论!在这里,聆听您宝贵的意见!http://opinion.nfdaily.cn/content/2012-03/21/content_41052457.htm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